本报记者在新加坡基金行业做了一个初步的问卷调查,当地10名中有9位资深基金经理都认为,全球私募基金监管或将迎新局,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亚洲各国金融管理当局也会在当前的基金行业中制定出一套相应的监管体制。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业界组织另类投资管理协会(AIMA)的新加坡分会就曾向业界表示,新加坡的对冲基金肯定将要接受发牌制度监督。据该分会主席麦克·科尔曼(Michael
Coleman)透露,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正在寻求收紧行业的监管,该会成员现正就对冲基金行业的改革建议与金管局进行沟通。

  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私募基金发展最好、规模最大的国家,而目前美国提出要加强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注册管理,亚洲私募基金监管将何去何从?

  狮城强化监管

  而据美国媒体披露,今年以来,不计奥巴马政府所提建议的,仅美国国会议员向两院提交的相关法律草案就已达4份之多,其目标皆指向私募基金及其管理人,要求它们进行注册,接受更多联邦监管。

  10月21日,新加坡资深基金经理Jason
Tan向本报透露,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或将规定所有基金经理都必须取得执照后才能开展业务,而之前拥有“豁免持有执照”待遇的基金经理都得面临重新洗牌。

  美国当地时间10月16日,对冲基金公司帆船集团(Galleon
Group)创始人、亿万富翁拉杰·拉贾拉特南因涉嫌从事对冲基金内幕交易获取暴利,在当日被纽约南区联邦法院起诉。由于涉嫌与另外5人从事内幕交易非法获利达2500万美元,拉贾拉特南案也成为华尔街历史上最大一起对冲基金内幕交易案。

  按照金管局现在的规定,若对冲基金公司只为三十名或以下被新加坡金管局界定为“合资格投资者”的人士管理基金,便可豁免持有资本市场服务的牌照。不过,监管当局未来将不再“豁免”这些业者,并要求不分对冲基金或传统基金经理,所有基金经理都必须持有执照。新加坡媒体称,金管局可能在11月份发布有关条例征询公众的意见。

  “这些年来,高回报刺激了投资者对私募基金的追捧,规模不断扩张则诱发了巨大风险。”上述受访的资深基金经理Jason
Tan推测,1998年以来,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溃败俄罗斯而被接管倒闭、拜优基金欺诈、不谢之花基金巨亏清盘等一系列事件影响下,美证监会等已试图开始收紧对私募基金的控制。

  早在今年6月份,国际证券理事会就声明表示,应该规定对冲基金需注册并且向管制当局披露数据,以防它们的交易活动导致金融市场不稳定。

  华尔街再爆丑闻

  在新加坡接受本报采访的一些基金经理表示,这一消息是继华尔街巨骗麦道夫被捕后的又一重磅炸弹,也让整个对冲基金行业面临一场地震。他们猜测,借着挖出历史上最大一桩对冲基金内幕交易案的东风,美国联邦调查机构将进一步发起更多内幕交易调查,甚至调查的目标还将包括涉及内幕交易的金融专业人士。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叶海蓉

  截至发稿时,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没有回复本报的确认请求。不过,有知情人士透露,金融管理局将会表示:“金管局正在监视着市场发展以及环球动向,并将适当地调整我们的监管方法。”

  据悉,这估计将影响目前正在经营的495家“豁免持有执照”的基金经理,它们被业者称为“小型基金经理”(boutique
fund
manager)。这些基金公司,包括对冲基金,今后都将需要取得执照后才能开展业务。

&nbsp&nbsp&nbsp&nbsp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Jason说,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就出现了多起金融诈骗丑闻。鉴于此,世界各地的各阶层人士,甚至包括20国集团的政坛领袖们,都已呼吁各国金融管理机构应加强对私募资本的管制。

  有些接受本报调查的基金经理对此也表示担忧:“发牌规定可能增加对冲基金业成本。”不过,麦克·科尔曼相信,加强监管不会窒碍当地对冲基金的发展,因为新加坡规例清晰,有大量人才,而且经济正在稳定回升。